发新话题
打印

[新闻] 失散41年双胞胎兄弟因被朋友认错重逢

失散41年双胞胎兄弟因被朋友认错重逢

他和他是一对失散41年的双胞胎,他在成都长大,现在是一家旅馆的老板;他在内江长大,现在是内江公交二公司经理。41年来,两人不曾相识,相隔甚远。因为朋友的一次认错人,这对不在同一个城市的双胞胎终于相认,并于昨日全家大团圆。

误认

“勇哥!勇哥!”黄勇向好朋友“曾勇”喊着,“好奇怪,他不是在成都吗?怎么也来内江了?而且还说了一口流利的内江话。”

疑惑

这位“曾勇”,听见黄勇喊话后,只是愣了愣,并没有任何回应,是“曾勇”不认识黄勇,还是黄勇认错人了?

解谜

拨通曾勇的电话后才得知,眼前的这位并非曾勇,而是一位长相很相似的陌生人,但曾勇却同这位陌生人有着割不断的关系。

这不是传奇,但比传奇更传奇。一对双胞胎,41年前因家境贫寒被迫分离,41年后的一次巧遇重逢了。这种似乎只会出现在影视剧中的故事,却实实在在发生在资中县马鞍乡。

双胞胎中的哥哥叫曾勇,在成都市经营一家旅社,弟弟叫刘勇刚,现是内江公交二公司经理。兄弟俩长得一模一样,都是41岁,前后只差一个小时。如果不仔细看,外人很容易把两人弄错。

机缘巧合,他们因为朋友的一次认错人,最终相认。在相认后的一个星期内,竟然联系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:两个哥哥,一个姐姐,两个妹妹,还有74岁的老母亲。

<巧遇>

故事的主人公除了刘勇刚、曾勇之外,还有一位是曾勇的朋友,叫黄勇。6月23日晚上7点过在内江的一次巧遇,把三个“勇”联系了起来。

异地相遇 朋友认错人

6月23日晚7点多,黄勇和妻子以及朋友,在内江市中区临江小区一火锅店就餐。

黄勇是内江人,已在成都安家,是曾勇的邻居也是好朋友,这次从成都回内江处理老家的一些事情。

刚坐下后不久,一个熟悉的面孔进入黄勇的视野。“勇哥!勇哥!”黄勇叫了几声,对方只是愣了愣,并没有回应。“好奇怪,他不是在成都吗?怎么也来内江了?而且还说了一口流利的内江话。”

这张熟悉的脸也让黄勇的妻子觉得不可思议,他们站了起来,迎上去,一探究竟。

原来,刘勇刚和公司同事当天也在这家火锅店就餐,他刚跨进火锅店大门,就被两个陌生人叫住。

刘勇刚心想,能够叫自己勇哥的人,应该是关系比较密切的人,可是仔细打量了一番,面前这一男一女从未谋面。

拨通电话 手机互传照片

“你和我一个朋友好像哦!”黄勇无法抑制内心的好奇,张口就问刘勇刚的生辰。

听到对方说自己和另外一个人很像,刘勇刚心里咯噔了一下,的确,父母曾经提到过他有一个双胞胎哥哥。

黄勇拿起手机,立刻拨给当时正在成都给车加油的曾勇。“双胞胎?我车还有个备胎!”电话那一头,曾勇以为朋友在开玩笑。因为他除了家人,没有向任何人提过自己的身世。

黄勇把电话给了刘勇刚,干脆让这两个长得极像的人自己沟通。

简单的做了个自我介绍后,曾勇的心里扑通直跳,他渐渐感受到事情可能是真实的,口说无凭,有图有真相才行。

此时,刘勇刚的心里也有同样感受,两人当场各拍了一张照片,传了过去。互传照片之后,两人都十分惊讶,相似度连自己都觉得吓人。两人互留了电话,决定晚上再细聊。

深信不疑两兄弟互吐身世

“那顿饭吃得我如坐针毡。”事后,刘勇刚告诉记者,一边是邻座的黄勇夫妇不时抬头看他,让他觉得不自在,一边又觉得有块石头悬在心上,很想弄清楚事情真相。

晚饭后,刘勇刚接到了曾勇的来电,这个电话一打,就是近一个小时。

电话中,他们聊到了自己的坎坷经历、身世、生活。而且,他们又互相传了一张“光胴胴”照片以辨真伪,还给了家人看,连家人都惊叹不已:两人分明就是双胞胎兄弟。

无需多言,曾勇深信不疑,刘勇刚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弟弟。

当天晚上,两兄弟彻夜难眠。

<重逢>

“爸爸,你看,那个人和你一模一样。”曾勇的儿子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。曾勇说他和弟弟长得这么像,生日、身世又很吻合。“不用再做亲子鉴定了。”

兄弟俩一模一样

6月25日,曾勇一家人冒雨从成都来到内江,刚出成渝高速内江收费站,曾勇的儿子就看到了早已站在路边的刘勇刚:“爸爸,你看,那个人和你一模一样。”时隔41年,兄弟俩终于在内江团聚,面对面倾诉这些年来的经历,大家都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曾勇告诉记者,他和弟弟长得这么像,生日、身世又很吻合。“不用再去做亲子鉴定了,我可以肯定他就是我的双胞胎弟弟。”

寻根找到其他姊妹

6月30日,大雨滂沱,曾勇与刘勇刚一道,凭借模糊的记忆,回到了离别41年的故乡——资中县马鞍乡皇觉坝(小地名)。几番周折,他们终于查清了自己的身世:父亲刘少云已去世十多年,母亲黄秀仙改嫁到了简阳市平泉镇。他们共有7姊妹,上面有两个哥哥,一个姐姐,下面有两个妹妹,其中有一个哥哥在安徽打工,有一个妹妹在河南。

这对双胞胎兄弟在家中排行第四、第五,出生日期仅差一个小时。

<揭秘>

那时,曾勇的养父母家经济条件也不太好,就只收养了他一个。刘勇刚回忆,养父养母说,在他一岁时,一位中年男子将他送来。

哥哥:养父母只收养了我

曾勇告诉记者,据养父养母回忆,1972年,一个中年男子抱着一对男性双胞胎送人,说是家里太穷,养不活这对双胞胎。

那时,曾勇的养父母家经济条件也不太好,就只收养了他一个。中年男子没有留下姓名、住址就走了。曾勇说,他只读了一年高中,因家境不太宽裕就辍学打工。先到一家工厂当工人,2年后学习驾驶,帮人开车拉货。

1994年,曾勇开始经营批发、零售水产品,因亏了本,只好卖掉车,到工地上帮人开车转运建筑弃土。2005年接手一家茶铺,生意还不错,扩大经营后,如今在成都市金牛区开了一家旅馆,自己当起了老板。

弟弟:当时家里太穷了

“是因为当时家里太穷了!”被另一户人抱养的刘勇刚虽然留在内江了,但是却没有哥哥那么幸运。

据刘勇刚回忆,听养父养母说,在他一岁时,一位中年男子将他送来后,没有留下任何信息、资料就走了。之后,在他读初中时,养父养母离婚,后随养母改嫁到威远县生活。2008年,养母去世。刘勇刚说,在他很小的时候,别人都说他是捡来的孩子,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和其他孩子不同。

养母去世后,刘勇刚先开过面馆、到外地打工,后来经营过卡拉OK厅、饲养山羊、在威远开出租车。后来,他到内江公交公司从事安全管理工作,现在是内江公交二公司负责人。

<团圆>

“命运真是太捉弄人了,我完全没有想过会找到失散多年的家人。”曾勇感叹地说。

见到生母热泪盈眶

曾勇记得,16岁领身份证那年,养母担忧抱养来的儿子会离开她,曾下跪哭求过。

在简阳找回亲生母亲后,曾勇把她接回成都自己的家。“我暂时先瞒着养父养母,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他们真相。”曾勇告诉记者,现在亲生母亲黄秀仙是以妻子远房姑婆的名义住进来的。

刘勇刚和失散四十多年的哥哥相认的传奇故事,已经在公司内部传为佳话。内江公交集团决定要为这个家庭举行一个欢迎会。听说弟弟要来成都接他和老母亲,曾勇头晚翻来覆去睡不着觉。昨天上午9点,刘勇刚已迫不及待地驾车从内江出发。昨日下午6点,兄弟俩搀扶着老母亲下车,随行的还有二哥蔡彬一家人、幺妹刘秀英一家人,一共11位家人。

哥哥曾勇提前把母亲接到成都住了两天,但对于弟弟刘勇刚来说,昨日的相见却是第一次见到亲生母亲。

“妈!我是刘勇刚!”刘勇刚在叫了第一声妈后,母子俩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拥抱在一起,热泪盈眶。

弟弟右臂胎记是铁证

“太像了,简直不可思议。”昨晚,兄弟俩的出现,令刘勇刚内江公交集团的同事直呼难以置信。

记者追问:“要不要再做一个亲子鉴定?”母亲黄秀仙说:“不用了,他们就是我的亲生孩子,从弟弟的胎记我就可以判断得出来。”她一边向记者介绍,一边撩起弟弟刘勇刚的右臂的袖子,指着一块青色的胎记。

74岁的黄秀仙回忆,大双(曾勇)在半岁时就抱养给别人,小双则是在一岁时送给了别人。“当时家里太穷了,把他们送走了,我哭了好几场。”

哥哥曾勇也认为,没有必要再做亲子鉴定,十分确信就是亲兄弟。

【家谱】

父亲:刘少云(已过世)母亲:黄秀仙(74岁)大儿子:蔡长久(在资中县马鞍乡)二儿子:蔡彬(在简阳市平泉镇)大女儿:蔡秋蓉三儿子:曾勇(大双)四儿子:刘勇刚(小双)二女儿:刘志英三女儿:刘秀英(姓蔡的兄弟姐妹为同母异父)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
TOP

发新话题